主页 > 生活方式 >9月欧元区生死一线 >

9月欧元区生死一线

据路透报道:在过去数年里,伴随着欧债危机的发展,欧洲已经数度经历了关键时刻。然而,即将到来的9月正在成为一个“欧元区生死一线”的月份,领导人们在拯救欧元方面几无选择。

无论是否处于危机之中,许多欧洲领导人都将在8月休假。当他们回来的时候,等待他们的是一系列关键事件、决定以及最后期限。

一位欧元区资深官员表示:“9月无疑将成为最为关键的月份。”

在9月,德国宪法法院将决定是否对新的欧元区救助基金行使否决权,反对救助的荷兰将进行大选,而希腊试图重新谈判其救助条款,而领导人们还需要决定,在对希腊的贷款问题上,纳税人是否需要承担巨额损失。

除此以外,欧元区还必须考虑如何帮助欧债危机的下一个目标,西班牙和意大利。欧元区需要考虑其中一国或两国都出现问题该如何解决。

一位欧元区外交家本周表示:“在接近20年欧洲事务的经验里,我从未看到过我们如今所经历的局面。这非常非常的困难,我们是否能全身而退目前仍是个未知数。”

自2010年1月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元区不得不救助了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如今,危机已蔓延至两个规模大的多的经济体,领导人们必须考虑更加大胆的措施。

如果欧元区第四大、世界第12大经济体西班牙丧失市场融资能力,那下一个就是意大利,后者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同时也是代表着富裕国家的G7集团成员。

对西班牙实施救助的话,其规模可能达到希腊、爱尔兰以及葡萄牙救助规模的总和的2倍之多,而对意大利实施救助的规模将是西班牙的2倍。

欧盟已经批准1000亿欧元西班牙银行救助资金。一位欧元区官员表示西班牙政府如今已经承认,如果其市场借贷成本维持在高水平,西班牙可能需要向欧盟和IMF申请3000亿欧元全面救助。

欧洲的官员们在过去几天里发表了一系列声明来显示其阻止危机的决心。

其中,在周日发布的最新声明中,默克尔和蒙蒂“达成共识,德国和意大利将尽其所能保护欧元区。”

这一措辞与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上周的表态类似。

欧元区当前的救助基金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处理西班牙和意大利救助,部分领导人们已经越来越感到末日时刻的到来。一位欧元区外交官员表示,与危机搏斗就如同在水面上稳住救生筏。

这位外交官表示:“过去两年我们一直在给救生筏打气,采取措施能让救生筏有足够的空气来浮在水面上,尽管这个救生筏破了个洞在漏气。但如今,这个洞越来越大,我们打气的速度已经不足以让救生筏继续浮着。”

更加麻烦的是,希腊如今的金融和经济改革进度远远落后,希腊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资金以及欧元区政府承担减记。

如果希腊的债务不可持续,该国将不得不离开欧元区,这将给金融市场和欧洲经济带来巨大冲击。

9月12日是欧洲一个关键的日期。在那天,德国宪法法院将决定建立5000亿欧元欧ESM基金的条约是否违宪。

宪法法院的决定异常关键,因为德国是ESM的最大出资国,没有ESM,欧元区将无力保护西班牙或意大利。

同日,荷兰将进行议会选举,民众反对在救助行动上花费更多资金的意愿非常强烈。荷兰若反对,那将使得计划在9月份进行的希腊第二轮救助条款修改的谈判更加复杂。

希腊希望能够将完成财政赤字占GDP 3%以下的目标期限延迟两年,以避免这个本已陷入萧条的国家实施更多支出削减措施。

据部分欧元区官员和经济学家估计,这意味着规模已达到1300亿欧元的希腊第二轮救助计划将再增加200-500亿欧元。而欧元区没有意愿向希腊提供更多资金。

更重要的是,希腊需要控制其规模已达GDP160%的债务。这意味着持有2/3希腊债务的欧元区政府可能需要承担部分减记。

私人部门此前已经承受了大额减记,但至今欧元区的纳税人们尚未承担损失。

希腊债务重组

官员们表示,领导人们正在制定“最终方案”来降低希腊债务,让其留在欧元区,欧洲央行及欧洲各国央行也在考虑让自己手里的希腊债券承担大额减记。

如果政府忍痛接受在其对希腊的贷款上减记,这将创造一个危险的先例,可能导致爱尔兰或葡萄牙要求同样的待遇。

ING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Peter Vanden Houte表示欧元区政府可能将被迫接受所持希腊债务的价值减半。

他表示:“如果要拯救希腊,我们必须看到欧元区政府减免希腊的债务。我们认为这一幅度可达50%。”

Vanden Houte表示,欧元区政府希望希腊能够做出让步,“作为交换,欧元区将要求希腊更严格的执行结构性改革,并让渡更多主权。”

尽管目前尚无官方讨论希腊是否需要又一次债务重组,但欧元区官员已私下表示,希腊要留在欧元区的话,这可能是必须的。

在8月底国际债权人对希腊债务可持续性做出最新评估后,这一切可能会明朗。

西班牙的挣扎

防止西班牙和意大利失去市场融资渠道可能需要跨过另一条红线,那就是欧洲央行干预帮助成员国政府降低借贷成本。

德拉吉上周四暗示欧洲央行以准备行动,可能重启二级市场债券购买计划。

然而,德国依然反对这一提议。德国央行周五表示反对意见,而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则驳斥了西班牙要求救助基金购债降低借贷成本的建议。

到本年底前,西班牙政府需要在市场融资500亿欧元。如果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7%以上时,这就无法实现。

德拉吉上周的表态让西班牙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了超过40基点至7%以下,但如果市场未看到欧洲央行有所行动,这一收益率将很快反弹。

欧洲央行在是否给予ESM银行牌照的问题上态度也出现软化。

如果西班牙或意大利向欧元区救援要求降低借贷成本,EFSF及ESM将发挥作用。但根据目前的协议,两个基金合计到2013年7月会有4595亿欧元,到2014年7月5000亿欧元的火力不足以让市场信服。

如果ESM可以向欧洲央行融资,它实际上就拥有无限的火力。

对于是否给予ESM银行牌照的讨论已经进行数月,法国公开呼吁这一措施,但德国、芬兰和荷兰强烈反对。

相关推荐